一定发官网手机版-15年后,单向街缘何走上了众筹“求援”路

一定发官网手机版-15年后,单向街缘何走上了众筹“求援”路

(图片来源:单向街官方微信)

2月24日,本应是庆祝成立15周年的日子,单向街书店却在官方微信发布众筹求助计划。在疫情蔓延的一个月里,单向街书店仅剩的4 家实体书店只留有北京朝阳大悦城店维持营业,客流量大幅下滑,收入预计同比减少超八成。尽管单向空间也曾展开储值优惠、在线直播、建群秒杀等促销活动以谋求自救,但却也收效甚微。这让曾经打造过爆款,引起过跟风的单向街书店,在15年后走上了一条众筹求援路。

身陷困境已久

“截止到2月24日,在疫情蔓延的一个月里,我们仅剩的4 家实体书店只有北京朝阳大悦城店开始营业,北京东风店、杭州乐堤港店和秦皇岛阿那亚店全部闭店,北京爱琴海店已于去年年底停业”。在求助信的开头位置,单向街书店便将当下的困境摆在人们眼前。

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由于疫情的影响,单向街书店所有门店于1月25日起暂停营业,直至2月10日,北京朝阳大悦城店才重新恢复营业,但每日客流量大幅下滑,只有平时的1/10左右,每天的销售额则是平时的10%-15%,单日图书销量也只有平均15本左右,此外咖啡收入也只有一天几百元,蛋糕甜品则因保质期较短等原因而选择暂停提供。

据单向街书店相关负责人透露,“根据目前的形势,预计2月的收入将较往年减少至少80%,对本来就利润微薄的行业来说,这意味着绝境。”

在陷入这一处境之前,单向街书店也曾尝试着改善状态。其中在大年初六开始,单向街书店便在自己的网店内开通线上销售,但这却又不得不面临一个客观情况,那便是物流发货受到影响,时间延后且部分地区无法送达,导致销售情况也不容乐观。此后,单向街书店还推出过储值优惠、在线直播、建群秒杀等促销活动。“但这也收效甚微,每次推广仅能带来几百元的收入,连值班店员一天的工资都不够。”单向街书店相关负责人表示,即便疫情好转之后,销售也很难在短时间内恢复,可能的商务合作无法开展,对书店的影响可能要持续半年,甚至更久。

公开资料显示,其实早在2009年,单向街书店便曾因房租涨价而面临经营危机,当时恰好有另一个新兴商业区愿意免租金只收取提成的方式邀请单向街书店入驻,此次危机便顺利化解。随后在2012年,单向街书店又再次面临“租金大涨,无以为继”的处境,并被迫搬家。由于搬迁和装修资金不足,单向街书店曾在微博上发出号召,希望能找到1000位支持者凑足10万元费用,最终在一天之内众筹到20余万元。

造“爆款”谋自救

作为2005年创立、至今已有15年历史的书店,此次疫情的冲击并非是单向街书店首次面对发展危机,并也在此前因租金增加、市场环境不佳等而面临经营难题,随后通过延伸品牌概念、制造爆款产品等方式让自身脱离了困境。

让单向街书店真正获得更大的发展,则是2012年开始向延展品牌概念的方向加大布局,并谋求差异化。正如单向街书店创始人许知远曾多次对外表示,“我们创办单向街时,就希望它不仅是一家书店,更是一种精神与生活方式。”

为了令能够实现差异化布局,单向街书店不仅在图书选品方面,根据自身的目标读者进行更强的个性化布局,单向街书店还延伸多条业务链,并实现由沙龙品牌“单谈”、出版物《单读》、餐饮品牌“单厨”、原创设计品牌“单选”组成,这令单向街书店成为读者眼中的“爆款”书店。

随后在2015年,单向街书店推出的另一个爆款产品《单向历》也再次受到诸多关注,尽管只是一本厚度不足5厘米,长宽分别为10厘米和17厘米的小日历,却引发购买热潮,有数据显示,第一年《单向历》就带来约千万元流水。而在去年底,北京商报记者在针对文创日历的采访过程中,单向街营销主管李君棠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单向历2019》的销量已经超过了80万册。”与此同时,据单向街书店天猫店的销售数据显示,2020年《单向历》的月销量便累计达到1898份。

但当时人们都没有想到,曾推出诸多“爆款”的单向街书店,在此次突如其来的疫情下再次迎来发展危机。

实体书店何处是归途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自疫情发生以来,暂停营业的实体书店纷纷开启自救模式。北京新华书店、北京图书大厦等也纷纷向读者推介线上售书平台;钟书阁则在书店内直接开起直播,以最为直接的展现形式向读者推介图书等产品。虽然实体书店在短期内加速在线上布局,不能完全抵消暂停营业所带来的损失,但恰恰是这次疫情,让经营者们开始认真、彻底的去考虑,实体书店究竟何处是归途这个问题。

在实体书店经营者宋斯文看来,“互联网的快速发展,让消费者对于实体书的购书方式快速转变,图书零售额线上占比正逐年提升。有数据显示,2019年全年线上图书零售额占比达到七成。这样的背景之下,如果经营者还把书店当作只当作一个卖书的场所,那必定离关门不远了,关键还是在于向空间化、体验化转型”。

然而,在书店谋求自救的同时,政府也在第一时间出台了一系列的新举措帮扶企业发展。以北京市日前出台的《关于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促进文化企业健康发展的若干措施》为例,在实体书店方面,政策指出将提前启动2020年北京市实体书店项目扶持申报工作,实现书店申报全方位覆盖。此外,鼓励图书等产品供货商对实体书店给予3-6个月的延期结算。鼓励实体书店、印刷企业在条件具备的情况下坚持营业。

在资深出版人唐勇看来,近年来实体书店的发展环境已有所向好,但对于部分中小型民营书店而言,仍未摆脱固有理念的束缚,但实际上已有多种渠道可成为书店的衍生发展平台,如较为常见的网店或小程序,可成为线上销售平台,还可借助微信等社交应用将读者组成书友群、会员群等,将单纯购书的读者转化为对书店具有黏性且有持续消费意愿的粉丝,借助推出具有含金量的付费内容产品或服务实现创收。而在销售模式上,也可多种并行,除了直接销售,还可涵盖借阅等模式。

北京商报记者 卢扬 郑蕊